直播聚合盒子app破解版

() “对!是的,没错莉莉伊万斯小姐,嗯……那是你母亲年轻时候的样子……”

“不,是莉莉波特。”

对于斯拉格霍恩对自己妈妈的称谓,哈利似乎感到并不太同意。

“哦,后来就是莉莉波特了,”胖老头儿没有纠结于其姓氏的意思,他很快就将这个小矛盾一带而过,“想听我说说你母亲还是学生时候的那些往事吗?”

说实在的,哈利的确非常想听上一听,可他知道那一定不是现在。而且比起从斯拉格霍恩口中听到来,他觉得还不如改天去问问小天狼星和卢平呢!

“呃,我认为我们可以另外挑个时间”哈利连忙摇了摇头道,“您知道的,礼堂里早餐大概已经准备好了。”

“哈!你这么一说我都饿了!”斯拉格霍恩挑了挑眉毛,微笑着说,“既然如此,亲爱的波特先生,那么你不如就直接将今天的来意告诉我吧?还是说……我们兴许可以在去礼堂的路上接着聊一聊?”

哈利这一大早就跑过来,显然是有着目的的。要不然,就前几次他表现出来的那种态度来看,想要他主动来到这里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在斯拉格霍恩的注视下,哈利显得有些局促。想要申请减少一下作业量的话在喉咙口打着转,却就是说不出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开口了。

“斯拉格霍恩教授,事情是这样的”

……

青涩美少女白嫩香肌阳光投影居家唯美写真图片

说起来,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哈利他们还是玛卡,日子都过得颇为轻松,以至于他们都有功夫忙活起了一些俗事。

可有人松弛便有人紧迫,和他们比起来,德拉科少爷的每一天都好像仍旧没有脱离去年的寒冬。

德拉科的母亲失踪了,而且到现在都杳无音信,谁都不知道她究竟去哪儿了。即便是卢修斯早已发动了他所能动用的一切人脉,但却仍然没有找到自己的妻子。

因为在学校里实在是无心学习,德拉科最终还是说服了父亲,暂时性地休学了。

马尔福家在历经了伏地魔再起的事件之后,不仅元气大伤,就连往日那繁多的家族关系都损失了大半。其中至少有半数以上的友好家族,都随着伏地魔的再次失败而走向颓亡。要知道,当初食死徒之中可绝大多数都是纯血巫师家族的人。

现如今卢修斯愕然地发现,他甚至连找自己妻子的人手都显得有些不足了。

为了尽快找到线索,德拉科主动要求回家,并参与到紧急搜救的队列中去。卢修斯不禁暗自感慨,儿子真的长大了……只不过却是以一种最为令人心酸的方式。

今天一早,作为从中调度的卢修斯虽然一直都在宅邸庄园之中,可他其实也是最累的一个。别看他一直都坐在椅子上,可不论是身体还是心灵,都已经疲惫到了极限。

上次睡觉是什么时候来着?前天?还是更早以前?

卢修斯翻看着几个搜寻小队传回来的简信,以及从各方面拜托而来的可疑信息。在那看似很多的纸条和便签之中,实质上有用的却连一条都不一定有。但是他不能放弃,他必须不断地翻找、对比、分析,然后安排搜救的队伍前去探查问询。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胀得泛起了一阵阵的抽痛,就好像随时都会炸开来一般。

“德拉科呢?”

他仿佛突然才想起来似的,蓦然间抬头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大亮了,可昨晚连夜随队出发的儿子却到现在都还没有归来。

这样不行,自己可以不休息,可那宝贝儿子可不能不睡觉啊!虽然他勉强同意了让德拉科回家来一同加入搜救,可那却不等于毫不在乎,毕竟孩子才是他们马尔福家的未来。

忽然,一阵扑啦啦的振翅声自前面的客厅里传了进来,很快,一只猫头鹰抓着一个信封穿过客厅和走廊,准确地找到了他的所在。

是又一条新消息吗?说不定就是儿子传回来的呢?难道昨天晚上得到的那条消息是一条正确的线索?

卢修斯赶忙伸手去抓信件,却不料脑袋一阵眩晕,差点儿就直接趴在了乱七八糟的桌面上。

还好,或许只是身体在提醒他需要休息罢了,至少还没到极限。

他一手接过了猫头鹰用爪子递过来的信封,另一只手习惯性地就去身下的抽屉里掏魔药瓶。

“哦,不……”

抽屉里似乎已经只剩下空瓶了。

卢修斯将瓶子随手搁在了一旁,不再去多想什么,而是二话不说就打算撕开那信封。然而,他才作势要撕,信封上的一个标记却立马映入了他的视线之中。

“霍格沃兹?”他顿了顿,又使劲揉了揉太阳穴缓解了一下胀痛感,以便让自己的思维能够更集中一些,“是关于德拉科的事情吗?”

他稍稍定了定心神,这才将信封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张叠好

的信纸。可当他展开来一看,却顿时发现自己猜错了。

这封信说的并非是儿子的事,甚至都不是来自霍格沃兹。他敢肯定,这封信多半是来自当初邓布利多创立的那个神秘巫师组织之手。

而信中,却传达给了他一则简简单单的信息:

“纳西莎在德国柏林出现过。”

要说凤凰社最擅长的是什么,或许有人会说是对付黑巫师的能力,这虽然不假,但其实他们更擅长找东西和找人。在凤凰社之中,有着各种各样的成员,他们的出身都不尽相同,在魔法界中所扮演的角色更是不一而足。

像这样的组成成分,便使得凤凰社的所能涉及的层次紧密地分布到了魔法界的每一个角落。大事有玛卡和金斯莱支撑,小事有蒙顿格斯之流,几乎就没有可错失的线路。

就如这次卢修斯妻子纳西莎马尔福的踪迹,便是蒙顿格斯的某些狐朋狗友在谈一笔有关老旧飞天扫帚回收的生意时,从一个德国佬口中不经意间听说的。

当然,起初蒙顿格斯当然不会在意,可当他在随口闲聊的时候,嘴碎的他就把这个消息和小天狼星说了。

马尔福家族可是有很多人知道的,而他们在大肆加派人手搜索的事情,也不可能悄无声息地进行。纳西莎失踪的事件,早就在各家族之间传得沸沸扬扬了。

但是当小天狼星从蒙顿格斯口中听到了这则消息之后,脸色却显得有些僵硬。

说到底,那纳西莎马尔福在嫁人前也是布莱克家族的人,算起辈分也和贝拉特里克斯一样是他的表姐。在平日里,他对这两个表姐是要多厌恶就有多厌恶的,这两人一个是疯婆子、一个是傲慢狂,总之都不是正常人。

可要说纳西莎突然就失踪了,这种远离他视线的方式却不是他能够接受的。

更何况,纳西莎总比贝拉特里克斯那个表姐要好一些,起码看起来总体还算是一个有一部分感情的“人”。

可即便如此,小天狼星还是没发话,最终决定将这则消息递送给卢修斯的,是在一旁安静地当个旁观者的卢平。

他和小天狼星可是从小玩到大的交情了,对方心里是怎么个别扭劲儿,他比谁都看得清楚。既然小天狼星难以开口,卢平就代他当一下这个不计前嫌的“老好人”了。

此时此刻,卢修斯拿着这张信纸,却不由得感到无比的沉重。

他和邓布利多的这个组织可是有过非常直接地摩擦的,在当初伏地魔第一次起势的时候,他就暗中参与过其间的争斗。而这一次,他甚至都在被迫的情况下站到了与这个组织正面交锋的对立面上。

可是如今在伏地魔大败亏输的情况之下,他卢修斯马尔福不仅被玛卡从阿兹卡班捞了出来,现在又得到了百寻不得的妻子纳西莎的最新线索。要说他的内心不感到惭愧,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虽说在很多次状况之下,他卢修斯都是被形势所迫才做出的选择,可这些事的起因,却是由于他一直妄图从中渔利,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霍格沃兹……”

他默默地将这个词汇念叨了一遍,竟是从其中品味出了往日所没有的感受。当初自己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可究竟是什么力量,让自己成为了一个与那些家伙截然相反的人呢?

“等找到了纳西莎,是不是该想办法让德拉科和那些格兰芬多在一块儿好好相处一下?”

卢修斯一边为自己的这个念头感到愕然,一边却捏着信纸匆忙起身,在房间里来回踱起了步子。

在琢磨那些事情之前,他得先找到妻子才行。要不然,就算他又一次让儿子回去了霍格沃兹,那孩子又如何有心思去继续自己的学业呢?

“德国柏林……吗?”卢修斯在徘徊的同时,拼命地搜刮着脑海中的记忆,“那边应该也有几个家族曾经与我马尔福家有过交好的历史,该找他们帮忙……不,我想我应该亲自去德国一趟了……”

想到这里,他立刻使用了一次幻影移形,转而往庄园中的猫头鹰小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