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向日葵保险app

片刻之后,一个红衣武士飘身近前,对着鬼绿身影几分警戒的施了一礼,然后略退了几步站好。鬼绿身影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的骇人的样子,转身背对着谭静,望了一眼竹林上空那弯重新变得清晰的月儿一会儿,然后慢慢转过身来。

谭静的眼前再次出现的,是一位倾城倾国的绝美面容,柳叶弯眉,玉齿朱唇,嘴角一丝冷傲,眸中几丝恨意。谭静隔着面纱凝视着面前的人,心下无比惊异,暗道:“听爹爹说来帮他杀人的是个邪魔,刚才见到了,可转眼间变成了一个美人,真是难以想象。”

“喂!你就是谭天鹰那个蠢物的女儿吧!”鬼绿身影道。

谭静收回目光道:“正是!”然后停了一会儿又道:“是又怎样?”

“喔······呵······哼!不是?那你早就和她们一样化成灰了!”说着,目光看向刚才几十位红衣武士站立过的地方,那个地方早已空空如也,夜风划过,几缕花草轻轻摇动着,孱弱而无生气。

“是我爹爹派你来的!”谭静问道。

“呸!那个蠢物也配指使我曳灵,喔······呵······”说完,一阵刺耳的尖笑,笑够了又道:“是你那个蠢物爹爹答应帮我抢来柳娟身上的阴魄衣,作为交换,我才帮他的。”

柳娟,谭静心中默默念叨着这个名字,蓦然想起儿提时的玩伴。小时候自己和双胞胎姐姐谭晶经常去青石山庄找柳伯伯家孩子去玩耍的,柳娟不就是娟姐姐吗。后来爹爹不知为什么,说自己死掉了,偷偷把自己送给了天雁帮的一个手下家里,让自己成了天雁帮弟子,做他的卧底。想到谭天鹰让自己投进天雁帮门下,谭静心中立时燃起一股无名怒火。自从进了天雁帮,便失去了儿提时的所有玩伴,还有娘的疼爱,整日生活在神秘压抑的洞府里,孤单,寂寞,无助,冰冷,怨恨!

记忆中娟儿姐姐长得很美很美,一脸冰傲,嘴角几丝恨意,想着想着,谭静不由又看向了面前的鬼绿身影,“咦!怎么眼前的这个叫曳灵的魔物怎么和娟儿姐姐有点像?”谭静脑中有些糊涂,不知是自己眼花了,还是怎么了,一时间解释不清眼前和想象中的一切。

“喂!你怎么了,真是跟你爹爹一样愚蠢,呆头呆脑的!要不是答应了你爹,恨不得把你也撕个粉碎!”鬼绿身影不耐烦的道。

听到鬼绿身影对爹爹谭天鹰一口一个蠢物,谭静心中又气又有些畅快,不过当听到辱骂自己时,谭静蓦然扯掉脸上的面纱,杏眼圆睁,牙齿咬得格格响,手中墨色缠蛇寒剑瞬间一颤,暴喝一声:“你才是蠢物!”月色中,寒刀闪烁着冰冷猛然刺向了鬼绿身影。

“噢······呵······不知好歹!”鬼绿身影刺耳的声音回荡在竹林中,同时不屑一顾的眼看着谭晶的寒剑刺来。

清纯校服美女中国校服也穿出女神范

只听砰地一声,看着手中的寒剑,在手中抖个不停,而鬼绿身影依旧完好的站在眼前。这怎么可能,谭静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从鬼绿身影拦腰砍过去的,怎么她会毫发无损呢!

谭静目瞪口呆的想着,而鬼绿身影俊面一冷,刺耳喝道:“既然你这个蠢物,活腻了,那你就去死吧!”说着话,口中吐出一股黑中带紫的烟雾直射向谭晶。烟雾射到谭晶面前时停了下来,围着谭静绕了几圈,然后烟雾开始扩散,自脚下慢慢把谭晶包裹了起来。

谭静感到突然间眼前一黑,继而闻到一种极其难闻的味道,令人慌乱而想呕吐,脑中混沌不清,四肢麻木硬,想动动不了,心中无比骇然。“这下玩完了,谭静心里盘算着。”

罢了,谭晶闭上了眼睛,心中默道,既然要死,也得死得好看点,别让那个个鬼绿身影小看了自己。然而谭静双眼闭了好久,也没感觉到自己是死了,相反头脑却是越来越清晰了,身体也恢复了正常的感觉,甚至还闻到了竹林内特有的清香。

惑然中,谭晶睁开双眼,眼前那个鬼绿的身影不见了,但不远处,竹林内另一个绿色的身影坐在一块石头上。

石头对着一块墓碑,墓碑使用新鲜的翠竹削成的,上面刻着:“枉死冢”几个字,背后是一个高高的坟丘。

绿色身影手中拿着一叠纸钱,那纸钱正燃烧着,她专注的凝望着那跳荡的火焰,一动不动,似乎在想些什么。旁边地上放着三大落没开封的纸钱。

一叠纸烧完了,也不见他移动一下,手里立刻出现另一叠纸钱,也看不到她点燃,那纸钱自己就燃了起来。因为远远看去,绿衣身影是侧着身体的,看不到他的面容,但借着月色和燃烧纸钱的光亮,显得十分诡异。

谭静静静地看着竹林深处的绿色身影,思绪飞快的运转着,此刻远处的绿色身影会是谁呢?不过可以肯定绝对不会是刚才那个叫曳灵的,否则她怎么会为那些死了的青石山庄山民掘坟立碑呢?她和青石山庄是什么关系?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刚才自己近乎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谭静头脑中出现一连串的疑问,可一个也

说不清楚,正思索之际,谭晶突然感觉到眼前一片通明。抬头,赫然看到,不知何时竹林内每棵竹子较高的位置处都燃起了一个白色蜡烛,蜡烛虽小,但遍布整个竹林,故而竹林处处通明。

夜风习习,烛火轻轻摇动。

整个竹林环视了一圈,谭静目光落在了绿衣身影上,不待谭静说话,绿色身影柔声道:“孩子,你叫谭静,是吗?”声音很轻,很柔很淡,很动听。听到绿色身影的声音,谭静紧张的心情马上放松了下来,甚至感觉有些温暖。

“是的。”谭静脆声答道。

绿色身影依旧没动,手里继续烧着纸钱,目光专注的看着,似乎谭静听到的声音不是她发出的,但她的声音又柔柔传来:“过来,孩子!这些人的死虽是宿命难违,但也有你的孽缘,给他们送些纸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