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在线视频app

() “现在,谁能告诉我曼德拉草有什么特性?”斯普劳特教授继续问道。

“听到曼德拉草的哭声会使人丧命。”

赫敏见玛卡毫无反应,只得自己回答。

“完正确,再加十分。”斯普劳特教授说,“大家看,我们这里的曼德拉草还很幼小,目前还没有致命效果……”

她指着大家面前那一排深底的花盆给大家介绍着,大家都往盆中仔细看去,那是一种绿中带紫的幼苗。

“每人上来拿一副耳套。”斯普劳特教授说。

男生们争先恐后地往前挤去,毕竟谁都不想拿到一副粉色的绒毛耳套。

玛卡跟在后面,也在里面随手挑了一副。

“我叫你们戴上耳套时,一定要把耳朵严严地盖上,”斯普劳特教授说,“等到可以安摘下耳套时,我会竖起两只拇指。好戴上耳套!”

关于曼德拉草哭声的致命性,只在其成熟以后。而且只要不是你强行将它从土里拔出来,它也是不会哭的。

一般来说,在白天,野生的成年曼德拉草植株总是会在草原之类的空旷场所把自己埋在土里;而一直到傍晚时分,就再把自己拔出来,在草原上面瞎逛个一整晚。

玛卡早就处理过很多次了,对他来说,给它们换个盆这种小事,简直轻而易举。

清纯美女稻草人的唯美故事

耳套上被施放了很强力的隔音魔法,戴上以后根本就听不到任何声音。当斯普劳特教授示范了一遍之后,她示意大家取下耳套,开始分配任务。

“四个人一盆,空花盆这儿有很多。堆肥在那边的袋子里当心毒触手,它在出牙。”她在一棵长着尖刺的深红色植物上猛拍了一下,使它缩回了悄悄伸向她肩头的触手。

说罢,她招呼着大家重新戴好耳套,开始了今天的课程。

学生们刚才看斯普劳特教授做得特别轻松,其实根本不是那样。

曼德拉草不愿意被人从土里拔出来,可是好像也不愿意回去。他们扭动着身体,两脚乱蹬,挥着尖尖的小拳头,咬牙切齿。

被分配到玛卡这一组的其他三个学生显然是最省力的。

玛卡从花盆边上拿起小铲子,给曼德拉草稍稍松了松周边的土,然后轻轻松松就把它给拔了出来。

它的根茎就像是一个非常难看的婴儿,叶子就生在他的头上。大概是因为尚是幼年期,它的皮肤还是浅绿色的,上面长着一些零星的斑斑点点。

这小家伙张大着嘴,显然在扯着嗓子大喊大叫,可戴上耳罩以后大家完就听不见了。

玛卡将它拎在手里,直接用另一只手盖住了它头顶叶子生长出来的地方,却见那小家伙的情绪立刻就平稳了不少。

他将手里的小家伙重新塞到了另一个盆里,用已经拌过了肥料的新土将它再次埋了起来。

到下课时,绝大多数同学均是满头大汗,腰酸背疼,身上沾满泥土。只有玛卡这一组看起来最是轻松,甚至连一点儿泥土星子都没沾到。

“哦!你这是怎么做到的?”玛卡旁边那个赫奇帕奇的女学生不由得问道。

“这会让它认为,自己好像已经重新钻到了土里,”玛卡平静地道,“只对幼年期的曼德拉草管用。”

斯普劳特教授习惯性地将玛卡夸赞了一番,并给赫奇帕奇也加了10分。在斯普劳特身边,玛卡脸上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他的双眼之中根本没有笑意。

赫奇帕奇的下一节课是一堂魔咒课,弗立维教授的教课方式依旧那么轻松随意。很显然,大家都为此松了口气。

可这么自在的氛围,到了下午就直接烟消云散了。

先不提麦格教授的变形课总是那么严格,最要命的还是吉德罗洛哈特的黑魔法防御术课。

他一进教室的门,脸上就堆起了微笑,一口锃亮的牙齿整齐无比,让人怀疑上面是不是施过了魔法。

“我……”他随手拿起前排学生桌上的教科书,指着自己的照片,里面的那个他正在眨着眼睛。

“吉德罗洛哈特,梅林爵士团三等勋章,反黑魔法联盟荣誉会员,五次荣获《巫师周刊》最迷人微笑奖但我不把那个挂在嘴上,我不是靠微笑驱除万伦女鬼的!”

他这些话说得及其顺溜,这大概是因为他已经为此练习过很多次了。

“我看到你们都买了我的套著作很好。我想咱们今天就先来做个小测验,不要害怕,只是看看你们读得怎么样,领会了多少……”

他发完卷子,回到讲台上说:“给你们三十分钟,现在……开始!”

玛卡将传到手里的试卷在桌面上展平:

“1、吉德罗洛哈特最喜欢什么颜色?2、吉德罗洛哈特的秘密抱负是什么?3、你认为吉德罗洛哈特迄今为止的最大成就是什么……”

玛卡只是随便扫了一眼,就皱起了眉。

这张卷子总共54道题,而且部都是在问洛哈特的一些详细信息。玛卡本想直接扔到一边的,可犹豫了一下,他还是随手填上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答案。

“没必要多生事端。”玛卡淡淡地想道。

而这堂课接下来的部分就更让人烦躁了。

大概是因为在上一堂课,给小狮子们准备的那群康沃尔郡小精灵闹得太糟乱的缘故,这堂课居然就给小獾们当场念起了他写的那些。

当他念到兴起的时候,甚至还拉着学生一块儿演了起来。玛卡坐在后面自顾自地写着魔药学的研究笔记,根本没往讲台那边看上哪怕一眼。

一直到了晚上,玛卡趁着其他人都在熟睡,自己一个人斜靠在窗边。他看着外面冰冷的月光,不由得回忆起了开学晚宴之后的事情来。

那晚,他第一时间就去拉文克劳塔楼找青铜小鹰。可无论他怎么叫,都只有青铜门环那毫无感情的提问声。不知为何,青铜小鹰并没有出现,更别提会带他去罗伊纳的密室了。

“……是因为我现在的状态吗?”

事实上,玛卡很清楚自己眼下的状态。

在过去,作为一个靠骗人吃饭的小骗子,最擅长的无疑是掩盖自身的真实情感,在面对不同的人的时候,戴上不同的面具。

可正因如此,他更明白自己确实是有着属于自己的情感的。

只是经过罗伊纳给他带来的那一次旅程之后,他的情感就彻底消失了!

“这恐怕是一种诅咒,可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好”玛卡很自然地想着,突然又摇了摇头,“不,这种想法恐怕也是因为没有了情感,判断基准已经单从理性出发了。”

这一晚,他靠在窗边琢磨了很久,可越想却越觉得难以理清思路。

理智告诉他,这种感觉很不错,不仅对研究作业有很大的帮助,就连处理事情都会显得更加明智。

就比如说,他已经决定不再参与二年级中的任何事件,甚至不再接近小狮子三人组,他要尽可能地避免如上学期那样的突变发生。

虽然只要他一直待在霍格沃兹,就始终会影响着所有与他有所交集的人和事,但尽可能降低变动的幅度却仍然是一件很有必要的事情。

完脱离了掌控的事物,总是很可怕的。况且,这些事本就和他无关,他要关心的是罗伊纳留下的任务,以及自身魔法知识的提升,仅此而已。

可这样的想法,真的是正确的吗?玛卡不知道,又或者说,他眼下已经失去了他最擅长的那个判断角度。

过了好一会儿,玛卡终究还是躺回了床上,只是被罗伊纳带走之后的那些经历,却始终在他的脑海中纠缠环绕,挥之不散。

……

“……阿拉尼,这是你训练完成后的第一个任务。你是守护者中最聪明、也是最强大的一个,我希望你能带着我派的意志,去执行今后的每一个任务。”

在城堡的窗口边,一个身着长袍的老人背对着这边,用他那低沉的嗓音慢慢地说着。

玛卡就站在这间房间的中央,他皱着眉,不停地确认着眼前的状况。

“罗伊纳把我弄到这里来,究竟有什么用意?”玛卡将目光对准那个老人,眼角的余光却四下里扫视着室内的情况。

“……阿拉尼,将任务带走吧!今日就从鹫巢出发,我等着你的好消息。”

那老人转过身来,面容和蔼,可目光却像秃鹫那般锐利逼人,直对着玛卡而来。

“是。”玛卡下意识地低着头,将自己的面部埋入阴影之中。

他扫了一眼身前的桌子,上面有一卷羊皮纸正静静地搁在那里,中间用血红色的封漆牢牢固定着。

随手拿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后,玛卡一声不吭地离开了这间房间。

一直到走出房门,玛卡的脑中突然涌出了大量不属于他的记忆。一时间,晕眩感让他不得不靠在走廊的墙壁上,过了许久在缓过劲儿来。

“布-塔希尔阿拉尼?阿萨辛派的刺客?”玛卡满脸的疑惑之色,“这和真理之卷有什么关系吗?”

虽然仍是满脑子的浆糊,可玛卡起码知道了眼下的状况他猜测,自己或许是处于类似邓布利多的那个冥想盆的使用状态。

只是比起冥想盆来,这个规则符文构成的阵法,其效果明显要更加逼真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