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阴台湾版

【 .】,精彩免费!

“哦?”

秦苏闻言,不由被问愣住了。

这上官静作为自己的阶下囚,竟然找自己要丹药,这……秦苏不知是该拒绝,还是该拒绝呢。

“拿去吧!”

秦苏也没有多想,区区一瓶丹药对自己来说不过什么,且他已经看出,这女子身上什么资源都没有了。

“不会是被我洗劫光了吧……”

秦苏神色古井无波,但心中却有些尴尬,他印象之中,自己应该没有洗劫过她才对,难道在这禁地之中太久,资源消耗完了?

“谢谢!”

那女子认真道谢,随后直接步入聚灵阵内,准备开始修养伤势。

“慢着!”

就在这时,秦苏突然开口,将其叫住,沉声道:“不需要进入聚灵阵,在这里等着就好,我自然不会为难。”

韩系清新美女咖啡馆尽享休闲时光

“啊!”

上官静一愣,不由低声啊了一声,她望了望聚灵阵,又看了看手中的丹药瓶,心中虽然失落,但却没有做任何反驳,又退了回来,在秦苏身边找了一个地方盘膝坐下。

毕竟,她的性命掌控在秦苏的手中,最为关键的是,她心中隐隐在担忧,因为她在家族背景之上,欺骗了秦苏。

她所在的家族,是在西云州没错,但却不是什么大家族,而是一个小小的修真家族,如今族内的最强者,也不过是阴阳境的老祖。这种家族的出身身份,虽然在楚国这种地方来说,已经算是大家族之中的天之骄女了,可对于庞大的荒域来说,根本丝毫不起眼,甚至在西云州内,也不过是中层低流的

小家族,能够走出她一人,已经是百年来修得的造化了。

她不想这么死,更拿不出高昂的两万块灵源,只能硬着头皮站出来,希望蒙混过去。

虽然是宗门出面救回她们,但所付出的这么灵源,等到回到宗门之后,必然会落到她们每一个人的头上,两万块灵源这种数字,她想都不敢想。

“秦苏,也给我一瓶丹药吧!”

就在这时,聚灵阵内,那第一个走进去的熊天,见秦苏竟然随手送给了一瓶丹药,当下也走了过来,冷声开口。

他的语气,十分冷漠,甚至带着一丝命令,根本不像是在求人。

显然,恢复了一些实力之后,他信心大涨,这才敢走过来。

“哦,也需要?”

秦苏转身,不由疑惑的看了熊天一眼,不得不说他的恢复能力十分惊人,这才没多久,竟然伤势恢复了大半。

秦苏敢肯定,这绝对不是聚灵阵的作用,而是这熊天的身上,必然有重宝!

“我不需要,但是我的朋友需要!”

“熊乾,也过来吧!”

熊天开口,朝着合欢宗内,一个修为稍弱的弟子招呼开口。这弟子修为处在神轮羽化境界,修为还不足半步阴阳,如果放在进入禁地之前,这熊乾确实是一个天骄,可眼下随着实力和修为提高,这种修为在秦苏眼里,几乎和路人

没有什么区别了。

“天哥!”

合欢宗留下的一些弟子中,一个体型微胖的少年兴奋起身,朝着熊天这里而来。

原本熊天第一个走出,他也想跟着一起,可是一想起自己的修为,就忍耐了下来,眼下听到自己的大哥叫自己,根本无惧秦苏,他怎么能不兴奋。

“这是我的同族胞弟,身体受伤不轻,快取丹药帮他恢复伤势吧!”

“最好在拿出千百块灵源催动,这样才能有效果。”熊天开口,丝毫没有和秦苏客气,言语之中甚至还带着一丝命令的语气。

这番话落下,所有人全都是一愣,没想到秦苏的身份竟然一下子变得这么低。

这两者之间的转换,太快,太匪夷所思了。

不过众人细细想来,也确实如此,秦苏除了同辈之中实力手段强一些之外,其他方面根本没有办法,和他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相提并论。

熊天的话,秦苏听了倒好没有什么,可是落在土狗和胖子的耳中,全都眉头直皱。

这熊天,简直太嚣张了,身份一个阶下囚,竟然还敢这么狂。

不过他们都没有开口,因为秦苏这里始终保持着淡定,他们自然知道,秦苏不可能就这么放过这些人,更不要说会无偿的送丹药,消耗灵源了。

“熊天,熊乾?”秦苏自言自语,不由淡淡一笑道:“名字太拗口,我记性不好,就称呼们熊大熊二吧,刚才那种丹药我没有了,不过其他丹药还有一些,既然开口,那就赏赐给们好

了!”

秦苏说着,直接屈指一弹,两只药瓶飞出,落在了两人的手中。

“什么,竟然给了两份?”

众人见状,神色都露出古怪之色,看来秦苏是真的不敢得罪修真世家啊,拿出一瓶还不够,直接一出手就是两瓶。

只不过,这对两人的称呼,也太儿戏了吧……

他们两人的名字,虽然有些拗口,可是熊大,熊二这种称呼,也太随意了。

“!”

熊天脸色铁青,他这辈子还是头一次被人这么随意称呼,不过看到秦苏主动送来的药瓶,又忍住了怒火。

对于秦苏这里的态度,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称呼,以及送出的药瓶上,并没有注意到秦苏的最后一句话中,有赏赐这两个字!

没错,在秦苏眼中,这不是送,而是赏赐!

而且是赏赐的特殊丹药,一旦吞服,绝对让其欲仙欲死!

“好浓郁的丹香,好浓烈的灵气!”

两人接过药瓶,瞬间被其中的气息给惊住了,纷纷眼眸中露出精芒,这绝对是上品的丹药,甚至是上品中的极品丹药!

“好!”

“秦兄果然慷慨,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熊天脸上露出喜色,直接与熊乾进入聚灵阵中。

“咳咳。”

“一笔勾销,这可是说的!”秦苏干咳一声,对着两人的背影淡淡一笑。

“好家伙,给他们的是什么东西,莫非是……”这时,土狗声音暗中传来,神色露出玩味的古怪之色,他怎么看都感觉有些熟悉,似乎这两只药瓶,曾经被他日日夜夜把玩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