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那些污的是软件

() 玛卡已经很久没有试过什么都不做,就那么玩上一整天的时间了。

他带着卢娜在霍格莫德村四处乱逛,给她买了不少有趣的小玩意儿。那些东西大多都很便宜,但从中却能感受到制作者那几乎满溢的小创意。

“饿了吗?差不多到午餐时间了。”走着走着,玛卡突然转头问道。

“嗯”卢娜歪着头想了想,“也好。”

“那就带你去个特别的地方。”

玛卡领着卢娜拐过了几个弯,两人在铺着石板的小巷子里走着。刚开始,巷子似乎越走越窄,可再往里多走几步的话就可以发现,周围居然又渐渐变宽敞了许多。

不多久,两人从巷子的最里头再拐了个弯,眼前便豁然开朗了起来。

在他们面前,一间不算太大的圆顶小屋就坐落在一片木篱笆中间,周围种着各种或高或矮的果树,看起来一片绿意盎然的模样。

在那圆顶小屋的屋檐下,正竖着一根高高的杆子,上面能看到一块牌标正斜斜地挂在那儿,上面用花体字写着“雪地女巫”两个单词。

“这家店知道的人很少,而且它不常开……我也是听人介绍了才知道的。”玛卡看着那座小屋说,“据说,这里的东西都非常好吃,但却不收金加隆,只收各种魔法材料。”

“它很特别。”卢娜的眼睛亮晶晶的,看起来似乎对这家店很感兴趣。

“走吧!进去瞧瞧。”

半丸子头美女室内意境写真

两人沿着篱笆间的小道走向大门,周围静悄悄的,什么人都没有,和霍格莫德村主道上的热闹景象截然不同。

“叮铃”

玛卡伸出手指,弹了弹门口挂着的小铃铛。

“是谁在那儿吗?”里面传来了一个轻巧的女声,“如果不是猫头鹰什么的在作怪,那就请进吧!”

玛卡看了卢娜一眼,随即转动门把手,推开了紧闭着的木门,发出“嘎吱”一声怪响。

小屋里的样子很奇特。

它看起来意外的空旷,让人一眼就明白,里面的空间被人用魔法扩展延伸了。

四周的墙壁上挂着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画像、有兽骨,甚至还有巨大的、整瓶整瓶的不知名烟雾它们散发着不同颜色的光辉,时不时还能从里面看到一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有趣风景。

在中间的空地上,却只放着为数不多的几张圆木桌,每个位置之间都隔着很远的距离,让人感到格外的宽敞。

如果你要是抬头,还能看到和霍格沃兹礼堂天花板类似的魔法顶壁,可这儿显示的可不是星空,而是蔚蓝的天空和大片大片如棉花糖一般的洁白云朵。

而在最里面,是一个长长的吧台,后面整面墙壁都是放满了酒瓶和木桶的酒架,只有中间留着一个门洞。往里面看去,还能瞧见大概是厨房的部分。

正当玛卡和卢娜左右观赏的时候,吧台后面的门洞里突然走出了一个人。

“两位小巫师,欢迎光临雪地女巫。”

那是一个身穿浅色巫师袍,头上戴着一顶尖顶巫师帽的年轻女巫。她微笑着向玛卡和卢娜表示欢迎,并伸手邀请他们坐下了。

“只需要支付魔法材料无论是什么,都可以换取美味的食物。”年轻的女巫说道,“食物的材料可以由我提供,当然,也可以用你自带的。”

“那么,有什么需要吗?”她在最后礼貌地施了一礼,轻声问道。

“嗯……那就用这个吧!”

玛卡想了想,从腰间陆陆续续掏出了一大堆材料来里面有肉,也有各种各样的植物和菌类,它们都用容器很好地保存着,看起来都很新鲜。

“至于用于支付的魔法材料……你看看需要些什么?”玛卡问道,“如果我有,那就再好不过了。”

因为平时需要进行各种乱七八糟的研究,所以玛卡的魔法材料一向都有充足的准备,而这也间接证明了这家伙的钱确实是越来越多了。

“这是”那位年轻女巫的眼光非常毒辣,她一眼就瞄上了玛卡取出来的那块粉嫩嫩的巨大肉块。

“这是蛇怪腹部的肉,蛇龄应该在千年左右了。”玛卡解释道,“嗯,或许肉质有些老,不知道”

“能!当然能!”年轻的女巫顿时露出了惊喜的表情,她高兴地道,“我就知道!我感受到了,它里面有着强大的魔力残留,一定是一种强大生物的肉!”

“如果再有一块,就足够支付这一餐的费用了,”她突然望向玛卡,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他问道,“还有吗?”

“是的,当然……”玛卡再次掏出了一块,放在了那堆材料的旁边,“想必你知道的,它身上的材料里头,就数肉最多了当时我都装不下。”

“哦”年轻的女巫立刻露出了一脸惋惜的样子,“那真是太浪费了。”

从腰间抽出魔杖点了点,所有材料都凭空悬浮了起来,跟随着她的脚步晃晃悠悠地往厨房里飘去。

“应该会是一顿不错的午餐,将这里推荐给我的人说过,他用过的最棒的一餐就是在这儿吃的。”

给玛卡推荐这里的,就是他的合作伙伴绷带男巫泰兰德。

“那应该不会错。”卢娜仰起脖子,看着头顶上的云彩,恍惚地道,“恰当的朋友总是能给你带来恰当的惊喜。”

“那个家伙……倒确实还不错。”玛卡想了想,同意地点了点头。

至少,作为一个合作伙伴来说,泰兰德有着合格的契约精神。他和泰兰德之间的账目一向是详细而完整的,该付给玛卡的货款里,从来没有少过一个铜纳特。

食物的制作似乎很费工夫,过了许久,等玛卡都觉得有些饿了,那名年轻的女巫才用魔法控制着大大小小的餐盘朝这边走来。

“从那一盘开始都可以,不过我比较推荐先从前菜和开胃浓汤入手。”她微微鞠了一躬,便再度往后退去,“我附赠了一些饮料小孩子可不许饮酒哦!”

“抱歉,”玛卡耸了耸肩,从腰间掏出了一个大大的酒瓶放在了桌上,“我自带。”

“这是酒?”卢娜好奇地道,“爸爸从不让我喝酒事实上,他也不怎么喝,因为太贵了。”

“开玩笑而已,这里面是我自己配的冰焰果果汁。特制的,世界就这么一瓶。”

他说着,用魔杖敲了敲瓶口,橡木瓶塞立刻自动跳了出来。顿时,一股淡蓝色的火焰从瓶口窜了出来,随之而出的还有一丝丝的寒气。

周围的温度似乎都变得低了一些,让人感觉就好像又回到了外面的冰天雪地中一样。

玛卡取过两个高脚杯,往里倒了满满两大杯果汁。

那是一种漂浮着一片片雪花的蔚蓝色果汁,杯口上还浮动着一缕缕的蓝白色火焰,看起来美丽异常。

“冰焰果现在非常稀少了,我也是在地中海中心的某个小岛上发现它们的。”玛卡说道,“我已经留种了,以后它们会越来越多的……不过冰焰果的生长周期非常漫长,起码要等到两年后才会出下一批了。”

“它们有什么功效吗?”卢娜眨了眨眼问道。

玛卡还没开口,一直站在不远处的年轻女巫却抢先说道:“只是可以让你更加耐寒而已,关键是它的味道!它的味道!”

她看起来一脸激动的模样,似乎对美味的东西一点儿抵抗力都没有。

“也来一杯,如何?”玛卡邀请道。

“哦真的吗?”她兴奋地道,“我是说,真的吗?”

这种冰焰果果汁是玛卡在研究过这种材料后亲自调配的,里面加了一些别的材料,让这种果汁那沁人心脾的冰凉和酸甜更加柔和了。

随着这一餐美味,三人的关系倒是变好了很多。他们边吃边聊,享受着美食、也欣赏着各自的故事,倒是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

在交谈中,玛卡也了解到了这名年轻女巫的一些具体信息。

她名叫“赛琳”,据说没有姓氏,是一个被这家“雪地女巫”餐厅的女老板收留的孤儿。

在她小的时候,她经常和老板一块儿在世界各个地方旅行,寻找着各种各样的美食和素材。

然后每年都会回来个几次,住上一段时间,在这期间“雪地女巫”就会开店营业。

毫无疑问,这样的生活确实是非常美妙的,卢娜看起来很感兴趣。她问了赛琳很多问题,当然,问的最多的还是她所关心的那些神奇生物的消息和传闻。

在最后,当玛卡和卢娜准备告辞时,赛琳提出了一个有趣的主意。

“如果以后还有什么好东西、或者想吃什么好吃的,记得联系我!”她说,“接下来我大概要在这儿住上好几年有些不得不做的事得好好完成了才行。”

“当然,如果有合适的食材的话,会过来的,”玛卡回过头道,“你的厨艺确实很不错,食物很美味。”

“我也这么觉得。”卢娜认真地点了点头道。

他们离开这里,很快便回到了霍格莫德村的主道上。而时间,却是已经到了下午两点多了。

“最后再去一个地方,然后就该回学校了。”玛卡如此说道。